出轨的女人影评

(一)

如果说,女人有多种,那么我不得不承认,《出轨的女人》将所有的女人的类型都集中展示给我们看了。虽然不尽完全,但是,也包囊了大多数女性的心理特征。一直以来,大家的电影影评都不会写一些偏情色的电影,可是,不能因为那些而埋没了一部部好电影!让他们被庞大的电影市场里那些大量的电影所掩埋!所以,不论是出于自身对电影的喜爱还是对于写作的热诚,我都下定决心,要写下这篇影评!哪怕,会被封掉,也在所不惜!

当你已经结婚,有了家庭,却得不到自己心里想要的幸福,你会怎么做?假如你老公有外遇,又恰好被你的朋友拍下并无意中被你发现照片,你会怎么样?当你老公挂掉你问责的电话,你的同事又鼓励你出去“滚”(召男妓),你会怎么样?

也许,你的生活没有那么刺激,没有那么多的选择。你平淡的活着,没有要好的朋友怂恿你做一些你从不敢的事,一生淡然无疑。可是,即便你不说,他人不知,你自己也是知道的。其实,你不甘心!不甘心这么淡而无味的生活,不甘心这么平淡的活着!所以,Alice、JoJo、Pinky和同事一起去了,去“滚”了。

婚后的性福,在这部电影里是一条很好的主线。故事几乎是由这条线扯起的,又围绕着它展开并延伸。她们,为了达到自己的欲望,放纵了自己。就像她们在车里唱的那样“放纵,谁愿放纵?来换取你的心痛,心中冰冻为什么你不懂?我空虚、我寂寞、我冻”!欲望压过了理智,你便不再是你。

内地的欢乐今宵近来迎来了一个新人,Bill。Bill是个男妓,从小就很会哄女人开心,并且以哄女人开心为自己的乐趣。他不爱女人,不爱男人,不爱任何人,甚至,不爱钱。他唯一爱的,就只有他自己!他觉得,他是万人迷,不论是男人女人都会爱上他。他骄傲但有他骄傲的资本。

她们与他,遇上了。

男人出去“滚”,女人也可以“滚”啊!男人外遇,就是女人出轨的最好借口。老公不行,婚后生活不性福,老公出轨,这三个家庭里的女性面临的同一个问题,就是欲望的满足。因为不满足,因为有欲望,所以才要学男人那样去“滚”。所以,才会听从身体的命令。直至最后,身体终究出轨了。

当Alice打算和同事一起出去滚,坐在车里的时候,她不理车内混杂的喧闹,平静地看着窗外不停走过的风景,那些在车窗上映出倒影的风景,起伏不停,就像她不安的心。这,并不是她真正决定出轨的理由。

继女的恋爱更让Alice感到心里的寂寞孤单,她收到Bill发来的短信,又突然想其那晚在欢乐今宵包间里那种靡靡的氛围,有些意乱情迷了,不自觉的开始抚摸自己。这夜终于点燃了她的情欲,放下一切去出轨,不止从身体,还从心,真真正正的出轨。

偶然的一次出轨,Alice发现了一直陪着她的那个人,不是Bill而是他的弟弟Ben。同时,她也发现了另一件事,就是她自己的身体在不停地告诉她,放纵吧,听从欲望的吩咐,满足自己,只有这样才可以得到她自己想要的。

于是,她彻底地放纵了,带着Ben一起离开。她终于肯妥协,对自己,让深层的那个人出来,却不是像JoJo所想的那样。Alice始终还是Alice,却不是那个敢和她说爱的人。

也许对她来说,Ben的那个一戴上就知道怎么回家的橡皮筋,能给她的就不只情欲的满足,更是一种心理上的重视,让她心安的感觉。所以她才会在最后决定,等Ben回来,和他一起生活。那时的她,已经算不上是出轨了。

这是Alice想要的,然后是JoJo。

很多人都说,出轨的女人都不会是好女人,可是,又有哪个女人在结婚并且有个幸福的婚姻生活之后还愿意出轨的?每个出轨的女人的背后,都藏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,只是,那秘密只能以出归来掩埋。就像JoJo……

有时候,当你不经意间就能发现,潜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个自己,她挣扎着想要爬出来,拼命地爬,也被本体拼命地压制着,害怕她会代替本体的位置。

“那就让她爬出来好了。”

“可能就像毛毛虫变蝴蝶那样,更加美丽呢?”

破茧成蝶。JoJo鼓励Alice这么做,让她放出自己一直压抑的那个人。她知道,也猜到了,Alice心里的那个潜藏者,是一个大胆的自主的女性,一个敢于把自己的真实公之于众的人。这些都是Alice不敢做的,甚至是不曾想过的。

JoJo之所以这么做,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为了她自己。她爱上了Alice,很久很久以前就是。她不告诉Alice,但是这并不代表Alice不知道。只是,Alice不敢承认,强迫自己把这种感情忽视、淡化掉。所以,JoJo希望那个深层的Alice能够坦然的面对这份情感。她抱有希望,却说得那么平淡,就像是一句玩笑话一样,轻易地过去了。“就算我是花蝴蝶,我也会先吸光你的蜜。”“那好啊!你来吸啊!吸啊!”我爱你,你知也不知,你喜欢我,我知也不知。于是,两个女人,把这些都藏在笑话里,一笑了之。

终于,一通电话,让我们知道了许多在电影里不曾表达出的信息。原来,Bill能和她们的生命有交叉,完全是因为JoJo。是JoJo打电话给Bill,让Bill接近Alice,让Bill追Alice。一切,不过是因为JoJo想和Alice在一起的欲望。她无时无刻不想着同Alice在一起,分享她的感情和思想,成为她身体和心理的一部分。然后,就有了然后。

当JoJo得知Alice和Ben一起出走之后,她失望了。那个自己一直爱着的女人,变了。确实是按着她想的那样去变的,但是却不是变成她想的那样。这个女人,自始至终,都不会属于她。

所以,当她接到那个通风报信的电话时,她的心似乎再也不会跳动了。她走进那间房,一步一步慢慢靠近,平淡地脱下外套,扔到一旁。“我起初以为你不跟我们一起出来嫖。没想到你一眼就看上Bill。”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起伏,似湖镜一般光洁平整的语气。

“你可以出轨,但不可以爱上男妓。他们怎么配的上你。”那一刻的她,已经在下最后通牒了。JoJo早已看穿,Alice对Ben动了心,行为已经不是单单只停留在身体出轨的层面了。

终于忍不住了,JoJo知道,现在的Alice已经改变了,她尝试着表达自己的情感,尝试着亲吻她的爱人,却吻得绝望,浓郁的悲伤。一个又一个,一寸又一寸,JoJo知道,即使现在自己再怎么努力,她们都回不去曾经了。

那现在的她,或许只能选择离开。一开始的软弱和退让,就注定她得不到她想要的。被自己封印在内心深处的那个人,也永远不会舍得将她释放,所以就算是再怎么爱,也不会有结果。连自己都不愿做出改变,又何必强求要改变他人呢?

JoJo的丈夫,黑白哥,是个性无能患者,但是这不妨碍他深爱他的妻子JoJo。小龙打电话给他,告诉他有关JoJo在外招妓的事。他不想信,却仍然答应了小龙的条件。黑白哥回到家,先是扔掉手机,再洗了个澡,出来之后很平静地说我已经搞定了,他的船已经开往泰国了。这是一个深爱着妻子的男人的胸襟,他知道自己的缺点,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让妻子得到性福,于是选择了让步。

然而,也是这个男人,在圣诞节的夜里,为了找到JoJo而四处求人,却不得已发现无人帮忙,情急之下,只得拿出自己的枪,赶到JoJo所在的地方。只可惜,一切已经太迟了。

眼前的JoJo倒在血泊之中,黑白哥不住地嘶吼,却再也唤不回妻子的灵魂。那句“圣诞快乐”便成了JoJo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。逐渐暗淡的场景就像生命中的灰色,无法躲避却又时常有之。

黑白哥要的,并不是那一句“圣诞快乐”,而是JoJo发自内心的那声“老公,我爱你”。就算知道JoJo出轨,就算知道JoJo真正喜欢的是Alice那个女人,他都不介意。他只是想要她幸福快乐,想要他们两个人一起过一生的幸福时光。不过,天不遂人愿,付出那么多,还是没有得到她亲口说出那句话的机会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得到的,在心里深埋的渴望,涌动不安的灵魂,发出躁动的声音,不停地嘶吼道:“放纵,让我带你重生!”我们每个人都在拼命抵制,不让它冲破那层禁制,不让掌控我们的身体,到最后却发现,一切都是徒劳。

就像电影里那样,不是每一个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,付出了坚持,付出了生命,付出了家庭,到最后,一无所得。世界并不是像我们想的那样公平,他拿走你的一些,并不代表他就一定要补偿你别的东西。这世界本就不公。

画面最后的那幅画,很好地升华了这部电影的主题,出轨的女人,有时候并不一定要做什么出轨的事情,但是,倘若心已经变了,即使身体还守着,那也不能算是未出轨了。变心,也不过是想要找到那个自己爱的也会好好爱自己的人罢了。慢节奏的音乐,缓缓流入心中,带着那些遗憾与感叹,悄悄走过我们的心扉。

那是你想要的,是他想要的,是大家想要的,不是幸福,是你心中的迫切。

(二)

可能是之前对《出轨的女人》太过期待,看到成片生生把眼镜跌穿。无论从编、导、演、制作来看,都像三十年前香港电影的借尸还魂。“魂”还了没暂且不说,先来看看这“尸”如何。

剧本。编剧杨漪珊是社会学者出身,《性工作者十日谈》因为有她做的性工作者研究报告打底,人物较为生动可信。但一旦失去丰富的研究资料为基础,她就会在凭空想象的大路上一去不回,《得闲炒饭》如此,《出轨的女人》也如此。看得出来她非常努力地去制造戏剧性,制造扭转,但已经到了为狗血而狗血的地步。出发点是想探讨一些问题,但是触不到戏肉,导致最后轻飘飘的无力。最可怕的是,作为一个女性,杨漪珊几乎不懂女人。女人的诉求、欲望,一切都靠对白讲出来,真真正正的“得把口讲”。看着几个阔太太搔首弄姿地高呼“我也要去滚,我要玩男人”,只觉幼稚可笑,毫无传统性别角色对女人之压抑的深度体现。送小津的一句话给杨漪珊──“高兴则又跑又跳,悲伤则又哭又喊,那是上野动物园猴子干的事。说出心里相反的言语,做出心里相反的脸色,这才叫人哪!”

导演。潘源良在音乐方面的才华无庸置疑,但是在电影方面,理解力与判断力就像一个未毕业的电影学生。不懂电影语言,不知道一场戏如何开始和怎么结束,不会场面调度,加上几乎没帮上什么忙的摄影,很多镜头都如同电视剧。唯有配音乐的部分较有feel,吴家丽在车上唱《放纵》那段令人精神一振,证明了潘源良始终还是个音乐人。最可怕的还是那句,他也不懂女人,不懂何为女人的性感(喂,你身边那位可是李丽珍啊喂!)。穿着暴露就是性感了?低胸秀事业线就是性感了?看着频频让女演员们脱衣服只戴个bra的镜头,只想为这种所谓的性感深深地叹口气先。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对性的描写相当幼稚,我也不敢要求你能达到《色戒》的水准,但拍这种没有point的情爱场面有什么意义呢?Ben要万太爱他而近似强暴她的那场戏,是男人用性完成对女人的征服,女人因性圆满对男人的爱情,但是我只看到了夏文汐的渐入高潮,是物理的、生物的,而非化学的、人性的。难为演员尽心尽力,但是因为导演的能力,全部都是嘥气。

演员。《出轨》最大的亮点便是演员。女神夏文汐的复出赚足眼球,令人满脑子都是唐朝豪放女。但不得不说,女神老了。人都会老,不要紧。但我真的很难忍受这粗劣的摄影,将岁月的一切痕迹暴露无遗:面色黯淡、两颊黄斑、皮肤松弛、青筋突起、骨瘦如柴。但好在夏文汐演戏一向低调,淡淡的收敛三十年如一日也比较稳妥,相反风情万种的吴家丽却只懂放不懂收,整个大而化之的表演方法仍然停留在八十年代,如今看来便有些哭笑不得。

意识。阔太寻欢的故事,你可以说是女版《大丈夫》。同期在上映王晶的《猛男滚死队》,《出轨》改名《猛女滚死队》也未尝不可。看惯了男人召妓,看女人叫鸭的确新鲜,好像女人翻身做主人了,似乎有了点女性主义的意思。实际上呢?电影的性别研究(GenderStudy)里有一个重要的概念:凝视(gaze)。gaze并非普通的观看(look)或者看见(see),它是一种性别化的权力。在父权体制中,电影是一种malegaze(男性凝视),将女性客体化,把女性作为奇观来呈现,而男人从凝视中得到快感。电影学者E.AnnKaplan认为,男性凝视透过控制女性的话语和欲望来压迫女性,但随着近代女性运动的成果,女性也被允许在再现时被定义为“男性的”位置,而男性也乖乖地采取“女性的”位置,来使这个结构完整;然而只要男性凝视存在,这样的交换并没有真正改变什么──《出轨的女人》正是如此,看上去女人翻身成为“嫖客”(扮演了传统意义上男人的角色),男人则被购买他们的性(扮演了传统意义上的女性角色),从而女人可以控制、主导男人,但实际上,无论吴家丽还是夏文汐,在性面前仍然陷落于男人(叶璇是个例外,但是对这个角色,老子无力吐槽)。电影里,女人臣服于男人的性;电影外,观众仍然通过镜头凝视这些女人的身体,消费她们的身体奇观,甚至女嫖男也成为一种奇观。《出》的意识形态到底是开放还是保守,从吴家丽被儿子当场撞破叫鸭后哭着喊出的那句对白便可得见,“我错了,对不起!”当事人对这场轰轰烈烈追求正常欲求的性解放运动下了定义,恭喜《出轨》又回归了社会主流价值的轨道。

(三)

一部小成本的文艺片,曾入选35届香港国际电影节。讲几个富婆肉体与心灵的出轨故事,光怪陆离、莫名其妙。

一开始看这片子的风格,还以为是上个世纪的电影,或是一部一集的电视剧,没想到是2011年3月才上映的新片。讲述的是三个女人,或寂寞、或老公出轨、或生活和谐问题,北上寻欢,迷恋于一名叫bill的舞男,看到这觉得好俗呀,后面发现bill还有个双胞胎兄弟叫做ben,再后来竟然在他们之间雷人的出现了女同、男同……全篇很难讲是对女性情感经历的描绘。导演的妄图表现的深刻,被时时刻刻的奇情畸恋所冲淡,是整个片子变得面目可憎起来。

作为编剧和导演的潘源良是位女性,依然没有逃脱用男性看待女人的眼光讲述了整个故事。女性或需要解放,要男女平等,但并不意味着男人做什么,女人也做什么。比如,也用男人骂女人的脏话来骂人、男人不穿上衣女人也不穿、男人去嫖妓女人就去找舞男……这种意义上的认识和做法,是肤浅的,甚至是更迎合男人的眼光,以至更大的不平等。其实,女人要平等,首先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作为广义上的人的平等之外,更重要的是保持自己做女人的个性,因为男女毕竟有别。只要坚持做自己,才不会伤害到自己。这样,你慢慢会发现,现实中有些男人,竟然也越来越像女人了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